2015年02月

 雪,勾畫出冬的詩意。站在靈魂的田地間,癡心的河流早已被冷冷的北風和雪兒淹埋。

紅塵的記憶裏,在現實中纏綿著難眠的月色;情感的天地裏,銀河浩瀚,讓記憶流淌成生活的節奏,擰成十二月的淺遇,薄識;幻化成一月的深知,固守。

紅塵,談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夢幻紫金之巔,羨西門吹雪。伴清晨的斜陽,踏進繁華。清淺歲月,結伴而行,處處留香,風雨同舟,來去匆匆,寒風成為這個時節的主題。

光陰的手,無情的拉扯著日出日落,繞開繁華與落寞,把一紙清寧的歲月,安然地至於心田,淡淡的彌漫在心間。絢麗了流年似水,溫暖了回眸一瞥的瞬間。城市繁華,煙火嫋嫋,陪伴幾許深深,千回百轉的人生旅途中,我心素若塵,緩緩感受平淡紅塵。

燈火闌珊,依著緣聚緣散的憑欄,看看浮萍蹤影,飄忽不定的演繹著一場悲歡離合。芳華在寒風中經得起流年的勾勒,孤影離殤。

清冷的夜風無情的劃過臉頰,內心的那方柔弱也在此刻支離破碎,沐浴一場心靈滴血的雨季,落一地離殤孤寂,隨風飄去。逝去的美好在指尖隨流沙飄零塵埃。枯燈下,隻身相伴。重拾記憶,回望漆黑夜幕裏的那一抹牽念,將它輕輕地拋進寒風,與風相偎而去。去尋找它的溫柔。而我抽離思念,繼續尋找春的盎然;夏的清涼;秋的意濃;冬的蕭條。

總有一種遇見可以讓時光傾城溫暖,不管這場遇見是緣分還是巧合,只要懂得珍惜,即使淡淡的,也很幸福。

淺遇,是在我最美的年華,即使是一種靈魂的相守,我也依然像愛著我的生命一樣,珍惜這份紅塵深處的牽掛和情感的羈絆。喜歡這種淡淡的質樸,不喧嘩,不太過於沉寂;寧靜中獨享著他的綻放和幸福,靜靜的把心安置在流年的淡然中,不過分渲染葳蕤情緒,靜享流年的變遷,坦然靜謐。筆端也會有意無意的斑駁一段舊時光,縱使抓不住歲月的流逝,但是我卻用清瘦的筆尖,留下了年華似水的婉轉和豐盈。

所以我要把你用我清瘦的筆尖鐫刻在流年,筆墨熏香,靜默守候,不離不棄。

風寒幾許,穿過我單薄的衣衫,刺骨的冷席捲了我因想你而痛的心魂。

一路走來的過往放映舨在腦海裏重現,曾經的點點滴滴已深深的鑲嵌在我心的扉頁,隨著指尖在鍵盤上的敲打融進了我潑墨成癡的執念,在行行段段的文字裏彰顯著對你思念的嫣然,也許是前世的風,今生的塵註定了你我此生的念,要在那回眸的轉角種下相思的紅豆,成為彼此的情牽。

假若塵世的輪回早已在冥冥中畫下了今生的風景,我甘願為你站成永恆的平行線,不讓你在旅行的途中有所羈絆;假若需要我歷經千難才可與你共赴瑤池逾越那星河之戀,我甘願承受人間所有的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苦難換得你我今生的朝暮相守,不讓你因想我而痛苦淚漣。

飛花入夢,舞起了長亭內外的翩然,你和我的情緣是否也會圓滿在月皎潔的箏音之岸?我如山澗的幽蘭,癡癡地等,等你將我帶回春色裏的柵欄。如果緣分需要等待千年,那麼,我已候了你千年,即便今生無緣修得共枕,那是否可以同船?是否可以一起登陸青石鋪設的彼岸?

思念如花,綻放在你我夢想的江南;思念如海,潮湧在每一個夕陽西下;思念如茶,沸騰在你我的杯底;思念如火,燃燒著靈魂的昇華。思念,成了我分分秒秒的必修課;思念,成了我每天的習慣;思念,成了我止不住的步伐。

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分,遙望遠處層疊的山巒,總在想,山的那一邊你是否也如我般將我深深的想念?每一次的獨倚欄杆,每一次淚濕衣衫;每一次心底深情的呼喚,每一次你又是否聽見?

滄桑歲月,紅塵紛繁,流年斑駁了印跡,唯獨對你的情愫日漸充盈,沒有四季的交替,只停留在煙花三月的湖畔,欣悅暗香盈袖的使然,飽覽綠樹紅花的璀璨,畫一簾雕欄曲處的煙雨茶靡,不問今夕是何年。

花落蒼涼,你撫我心傷。曾以為看透了世態炎涼,人情冷暖,對世事不再有眷戀;曾以為生命之光有了折轉,腳步不再去探尋人生的方向,卻在收回女傭中心最後一次的張望,驀然回首的刹那,你微笑著踏蓮而來為我傳遞了人間的暖,從此,我不再是風雨中飄搖的小草;不再是寄人籬下的憩燕;不再獨倚寒窗低吟人世的淒婉;不再執那杆惆悵的筆默寫紅塵的蒼涼。因為有你的愛、你給的暖,我也感受了塵住暖香的欣然。

或許我沒有綠葉的嬌顏,或許沒有香蕊的妖豔,卻也讓我盡情的釋放了生命的光芒,也能琵琶弦上彈著屬於你我的瀟湘,將一寸紅塵演繹的淋漓盡致,刻下了三生石上的佳話,在那一圈藍色的領域產下了愛情的佳釀。

醉在你我的紅塵,我甘願沉淪,即使只是一個夢,我也願沉睡萬載不再醒。你於我就是那清晨升起的朝陽,給我冰冷的軀體籠罩了身心的暖,給了我無限的希冀,讓我感受了生活的美。

時光錯落,你我隔岸,卻只能在千山萬水的尖端兩兩相望,一條細線傳達著根深的思念,訴說著只如初見。

曾經相遇的剪影編制了記憶裏的藍圖,總在更深人靜的夜晚,你的颯爽英姿,你的俊朗清顏,你嘴角微揚的笑靨,總讓我不禁的沉迷,心底那一抹升騰的柔情也如涓涓細流匯進了你我的海港,溫熱的情懷毫無止境的擴張,似要將隔離的時空生生貫穿,演繹一曲激蕩人心的午夜香吻。

愛情是一杯斷腸的毒藥,因為遇你,我無所思索的飲下了,才得以思念的繁盛,或許想你時,我會淚雨滂沱;或許想你時,我會向日葵纖體美容投訴愁腸萬丈;或許想你時,我也會偶爾的迷茫,卻遠離了在黑夜裏買醉,獨自彷徨,不再嗟歎此生虛度,孤芳自賞。

世事無常,我知道紅塵裏沒有地老天荒,但我甘願破繭成蝶,將流年輕唱,素手描就嬋娟,將你我的愛情定格在至高的國度,終其一生而仰望。

風輕雲淡,星稀月朗,原來有你的世界,歲月是如此的安然。即使擱淺的記憶再一次的伸張,也不再有隱忍的悲痛。我知道,此生我已無法將你從我的生命裏驅逐;而你也將我寫進了人生的篇章,如果山依然有棱;如果海依然成綠,如果天依然是藍,那麼,請讓我們相濡以沫,好嗎?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