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

1188293517056648bco

夜已經很深了,我獨自坐在洞中,一片寂靜,山洞縫隙中滲出的水滴答的落下來,綻落在石頭上,落得粉碎,四散開來,幻作美麗的水花。洞外一輪圓月高掛,慘澹的照著。風嗚咽的刮著,那株正在盛開的海棠被風吹的在空中亂舞。遠處被雪覆蓋的天山聳立,默默的注視著這裏的風雲變幻,而我――玄冥洞的主人,就這樣靜靜的坐著。
時光飛逝,往事已越千年。千年以來,我長久的住在這裏,苦練修行。今晚,風聲嗚咽、月光慘澹,我獨自坐在這裏,塵封的往事高壓通渠湧上心頭,兩行淒清的淚水掛在臉上,瞬間又被風乾。我靜靜的坐在那裏,目光注視著對面牆上的龍泉劍,許久不曾離開。我記起了師父歸隱雪山閉關之前對我的叮囑“好好修煉,來日方長”。
千年以來,我謹記師父教誨,在這天山絕頂、人跡罕至的地方,每日伴著清風明月,流水潺潺,操練著師父教授的法式。冬去春來,歲月更替,玄冥洞前的那株海棠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我獨自忍受著長久的孤寂,用心的操練著。長久陪伴我的,只有高高聳立的雪山,它像一位悲天憫人的老者,用慈愛的目光默默的注視著我,陪伴著我。
那一夜,我想起了在雪山之巔的那場燦若煙花的偶遇,那個採摘天山雪蓮時誤打誤撞來到玄冥洞前的白衣男子,白皙的面容、清瘦的臉龐、修長的身材,白衣飄飄。當他出現在我面前時,我愕然了,這不是我千百次夢中出現的男子嗎?
儘管我只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可我早已幻化人型,曾無數次跟隨師父闖蕩天山南北、煙雨江南、塞外大漠、東海諸島,嘗遍了人世間人情冷暖,閱遍了那些悲喜交加的愛恨情仇。我的那棵塵封許久的心在怦怦的跳躍著,幻想著有一天,能與我心愛的人兒共度一生。
多少個夜晚,正值妙齡的我孤枕難眠,幾回回夢裏憶起了一位白衣飄飄的男子,白皙的面容、清瘦的臉龐、修長的身材,他是那樣文弱,有時那樣的讓人愛憐。夢中的他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無數次我不能自已,呼喊著撲向他時,每每從夢中驚醒。醒來後,只聽見流水潺潺、風聲嗚咽。
那天,當那個如同千百次出現在我夢中的白衣男子突兀的出現在我面前時,我驚愕了。儘管他衣衫破舊、滿臉滄桑,可是疲倦的眼神掩蓋不了他依稀的清秀面容。當他看見我時,從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他的驚訝。也許他沒有想到,在如此人跡罕至的雪山之頂竟然會有一位妙齡女子,而且是如此的美麗。
經過攀談,我才知道,他住在西湖邊上,與母親相依為命。不料世事無常,母親身患重病,他為救母病遍訪名醫,靈隱寺的方丈告訴他,要只好母病,只有服用天山雪蓮。他為救母病從遙遠的杭州西湖一路尋訪,歷經坎坷,才來到這人跡罕至的玄冥洞前。
其實,他哪里知道,那些醫治百病的天山雪蓮並不在這裏,而在天山絕頂的懸崖陡壁之上、冰漬岩縫之中。當年我只是服侍師父閉關時在師父的洞前見過一次。如今師傅正在閉關,不能有外人打擾,僅憑他的能力根本無法獲取!
然而,看著他救母心切的樣子,我動了惻隱之心,隨手一揚,喚來漫天飛舞的大雪,讓他在玄冥洞中等待,一陣迷霧,他泱泱的倒在我的香閨之中。我趁機飛到了師父閉關的洞前,跪在那裏,苦苦的哀求師父,漫天的大雪覆蓋了我的嬌nu skin 如新弱的身軀,迷離了我哀婉的眼神。一天、兩天……,終於,師父被我的誠意打動,賞賜我了那朵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天山雪蓮!
我千恩萬謝了師父的賞賜,在漫天飛舞的大雪中,飛回了玄冥洞。那個被我用法力迷倒的書生熟睡的是如此的香甜,如此的讓人愛憐。白皙的面容、清瘦的臉龐、修長的身材,與我夢中的分毫不差。
我叫醒了書生,當他看到我手中的雪蓮時,是如此的高興和興奮。然而,他並不知道,這雪蓮是如此的不易,要不是師父的賞賜,外人根本無法拿到!

我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將雪蓮給予了書生,他在千恩萬謝中下山去了,回到他煙雨迷蒙的西子湖畔,去救他那病入膏肓的母親。臨走的時候,我們約定,有機會我們西子湖畔再相見。
……
往事已越千年。千年來,我曾無數次的再去西子湖畔,然而,那個白皙的面容、清瘦的臉龐、修長的身材、白衣飄飄的書生卻從此了無音訊。我曾經發瘋般的四處找尋,從煙雨江南到大漠塞北,卻再也不曾相見!
每每在夜裏,在夢中,我會再次遇見那個書生,然而,夢醒後,依然風聲嗚咽、月光慘澹。洞中的滴水已經水下的那塊岩石滴出了小洞,洞前的海棠開了又謝、謝了又開,而書生依然不在。
今夜,我仍舊坐在這裏,思念的思緒已飛躍萬重千山,依然在等待著奇跡的出現。忽然,在洞外呼呼的風聲中傳來一陣弱弱的敲門聲……

f0518c2a0818230es

自知不是那個打著油摺傘,走進青石雨巷後仍萬般柔情的丁香姑娘,雖然也喜歡與愛有染的煙雨江南,但骨子裏更渴望聆聽來自天籟的聲音,因為這裏母乳餵哺各有各的朝聖路,各有各的山水篇,而你是我布達拉的王。。。

——題記

佩玉為咒時,今生的你我就一起坐看桃花老去,可好?

隔著楊柳岸,看被愛浸染了的江南。我眼前的你是紅塵萬丈,你眼裏的我是化外一方。試問有誰用八兩玫瑰,半斤當歸入過藥?

我知道最深的風情,一定隱於內心,如那枚心中嬰兒濕疹隱隱做痛的朱砂痣。人世間嘗遍百草中過千毒才會尋得一味好藥。過盡千帆,閱盡世人,才知那人也在燈火闌珊處,等了又等。。。

折疊著手中的記憶,也想為你守著一間柴門,居住在姑蘇城外,只為你深夜的投奔。柴門未開,而我也在你身後以安靜的姿態,微笑著看人事流轉,看今日離枝的落葉,如何會流沙光陰裏成了明日枝頭的翠綠,哪怕看到於心不忍,也不肯辜負與你的這段寧靜的光陰。只因為自知沒有誰會在楓橋迷路,種如是因,收如是果,而佛理與你我,只有一牆之隔。。。

世事消長中能參透生死的人,卻未必能放下真愛!你我在這個世界行走,路是要趕的,勞碌寄身,都是行客。既如此,那我就淡然沉潛綿白頸玉裏修磨自己,想你時,低頭,低下去看見玉,矜持一笑中,於己,求得一抹祥和,於你祈得安好綿長!淡而靜,清而安,蔬食飲水,只空出自己的心來微笑,別無他求。。。

相見亦無事,不來常思君。。。

今年的雨是連著下了一個星期,不加商量,不容分說,不容你有片刻的喘息,把北方這座海濱小城下成了曖昧中的江南,比纏綿遠,比安分近,但怎麼比也比不起你對我的遷就。三更鼓,二更月,一更天裏,如果你有那麼多引我失眠的回憶,那也是你給我的幸福。。。

傍晚在雨稍歇的時刻,人們三兩著走出家門,我也踱步去到西海岸。我的海岸我的海,我總貪戀你滴水入海的蘊。

扶倚欄杆望下去,看見沙灘上穿了棉麻套裙的女子,將頭斜靠在膝上,長髮就那麼慵懶著攢在一邊,不管不顧的在沙灘上隨手塗鴉,因為經了心來看,就那麼清清刻刻地寫了抹了,抹了再寫來來回回無非就那麼幾個字:我還在老地方,等你!不忍驚擾了這張母乳餵哺滿是心事的臉,其實人和時光有時真的不會來日方長,就如將你的名字一筆一劃的寫進心,而後孤獨添杯裏,直至茶涼了才知又想起你。。。

柴扉日暮隨風掩,落盡閑花不見人。一片冰心在玉壺,與你我都是尋了本真。。。

自知不是那個打著油摺傘,走進青石雨巷後仍萬般柔情的丁香姑娘,雖然也喜歡與愛有染的煙雨江南,但骨子裏更渴望聆聽來自天籟的聲音,因為這裏各有各的朝聖路,各有各的山水篇,而你是我布達拉的王。。。

讓一個人心中這樣的裝著自己,做了歸人的我知道是多麼的不容易。心弦伴月,再彈一曲。酒中,醉瞭解風當衣,醉了也在你的手心裏!

安心的幸福莫過於三件事:有人信你,有人陪你,有人等你。。。

前世已照面,今生又相逢。我不是溫良可人而肯妥協了的女子,而你卻是儒雅飽學的君王。好在你不計較我貪杯,其實自己何嘗不知活泉沖泡了的蒙頂甘霖,對我而言就是暴殄天物,於你卻是醉挑桃花,落入了一滴滄桑。你說不是每個人都能體味,包括這份善良。。。

現在的我,自不去想還要經歷紅塵多少的劫難才能修得這一世的清淨圓滿,只想把生活過得像草木般簡單寧靜,卻更分明地感知自己的心山青水碧。。。

抱膝,噙夢,只想與你一夕忽老,只想與你喝茶聽雨,惟願你在,惟願我在,惟願沒有那麼多的悲歡交集,只要你在,我便花開如霞,你看得到。

半弦月,一閑琴。送君!

u=1793381107,1618460866&fm=56

有那麼一陣子,很喜歡看張小嫻的文章,感覺直入骨髓的透徹,豁然!又是一年的七夕,又想到了那優美的善解人意的文字,又有很多要感慨!

“愛是生命的殘缺,亦是完美。生命不過是聚散,那些聚散中,有執著,有盲目,有軟弱,有堅強,有自由,有束縛。”沒有什麼比愛情更神奇,更矛盾!愛,可以讓人沉淪亦可以讓人堅強,讓人MFGM 乳脂球膜獲得生命的完滿!把愛情當作遊戲確實比較容易進退自如,但是卻難得到刻骨銘心的記憶。現在,去找一份經典的愛情範本好像很難很難。是不是我們變得越來越沒有安全感,越來越不敢相信別人相信真愛呢?以前的人願意為了真愛付上很多代價,甚至放棄理想放棄機會,而現在的人卻可以為了這些而放棄一份感情……也許,不是真的想不忠而是害怕寂寞,所以“要很多很多的愛才可以讓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忠貞”!

我最欣賞的一種愛情狀態就是“全身進退”----愛的時候可以不計得失的全心全意地付出,在決定離開的時候能做到一種瀟灑,而不是反復的未了餘情。絕對不要到離開的時候才想到後悔,才決定去好好愛去珍惜!又或者說,不光是愛情所有的事情我們都應該追求這樣一種狀態。不要該付出時有所保留不舍得全身心投入,該離開時又不能離開的徹底。愛情裏,該離開卻HKUE 呃人又不徹底的人是可惡的,讓另一個人向溺水者般總想去抓這根稻草,以為還有“復活”的可能,但其實他是不會將他(她)救出泥潭的,只是為了證明你對他的愛情罷了。所以我非常欣賞一個男性朋友的姿態----不喜歡絕對不給任何希望。看似殘忍,其實非常人道!

張小嫻的經典評價“愛情何嘗不是貪婪與恐懼的平衡?愈想佔有,愈容易失去。愛是儘量佔有和儘量避免失去之間的平衡。”是不是因為這樣愛情才往往不如我們想像的美好呢?愛其實應該是世界上最純潔最簡單的事情之一吧?!只是我們賦予了他太多的假設,給愛情設置了太多的假想敵,又給他附加了無數的條件……所以我們不是在和一個人談戀愛,而是和這些條件談戀愛!我們愛上的不是一個人,而也許僅僅是愛情本身----我們需要一份愛情去獲得安全感獲得滿足感……當然只是種或許!

作為一個只有這一次戀愛ing的人,我在這裏說了防掉髮洗頭水這麼多關於愛情的看法,似乎顯得沒有章法沒有邏輯,有點大放厥詞的意思。不過,沒有實踐但是不耽誤我在理論上的不斷進修~~我只是想說面對一份愛情,多想想“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愛情可以胡來”,也許我們就更懂得珍惜了!我也要在這大好的日子許下我的願望,繼續我對一份純潔簡單感情的執著追求!外加一句老土的“願有情人終成眷屬”,祝兄弟姐妹們幸福,像花兒一樣幸福!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