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518c2a0818230es

自知不是那個打著油摺傘,走進青石雨巷後仍萬般柔情的丁香姑娘,雖然也喜歡與愛有染的煙雨江南,但骨子裏更渴望聆聽來自天籟的聲音,因為這裏母乳餵哺各有各的朝聖路,各有各的山水篇,而你是我布達拉的王。。。

——題記

佩玉為咒時,今生的你我就一起坐看桃花老去,可好?

隔著楊柳岸,看被愛浸染了的江南。我眼前的你是紅塵萬丈,你眼裏的我是化外一方。試問有誰用八兩玫瑰,半斤當歸入過藥?

我知道最深的風情,一定隱於內心,如那枚心中嬰兒濕疹隱隱做痛的朱砂痣。人世間嘗遍百草中過千毒才會尋得一味好藥。過盡千帆,閱盡世人,才知那人也在燈火闌珊處,等了又等。。。

折疊著手中的記憶,也想為你守著一間柴門,居住在姑蘇城外,只為你深夜的投奔。柴門未開,而我也在你身後以安靜的姿態,微笑著看人事流轉,看今日離枝的落葉,如何會流沙光陰裏成了明日枝頭的翠綠,哪怕看到於心不忍,也不肯辜負與你的這段寧靜的光陰。只因為自知沒有誰會在楓橋迷路,種如是因,收如是果,而佛理與你我,只有一牆之隔。。。

世事消長中能參透生死的人,卻未必能放下真愛!你我在這個世界行走,路是要趕的,勞碌寄身,都是行客。既如此,那我就淡然沉潛綿白頸玉裏修磨自己,想你時,低頭,低下去看見玉,矜持一笑中,於己,求得一抹祥和,於你祈得安好綿長!淡而靜,清而安,蔬食飲水,只空出自己的心來微笑,別無他求。。。

相見亦無事,不來常思君。。。

今年的雨是連著下了一個星期,不加商量,不容分說,不容你有片刻的喘息,把北方這座海濱小城下成了曖昧中的江南,比纏綿遠,比安分近,但怎麼比也比不起你對我的遷就。三更鼓,二更月,一更天裏,如果你有那麼多引我失眠的回憶,那也是你給我的幸福。。。

傍晚在雨稍歇的時刻,人們三兩著走出家門,我也踱步去到西海岸。我的海岸我的海,我總貪戀你滴水入海的蘊。

扶倚欄杆望下去,看見沙灘上穿了棉麻套裙的女子,將頭斜靠在膝上,長髮就那麼慵懶著攢在一邊,不管不顧的在沙灘上隨手塗鴉,因為經了心來看,就那麼清清刻刻地寫了抹了,抹了再寫來來回回無非就那麼幾個字:我還在老地方,等你!不忍驚擾了這張母乳餵哺滿是心事的臉,其實人和時光有時真的不會來日方長,就如將你的名字一筆一劃的寫進心,而後孤獨添杯裏,直至茶涼了才知又想起你。。。

柴扉日暮隨風掩,落盡閑花不見人。一片冰心在玉壺,與你我都是尋了本真。。。

自知不是那個打著油摺傘,走進青石雨巷後仍萬般柔情的丁香姑娘,雖然也喜歡與愛有染的煙雨江南,但骨子裏更渴望聆聽來自天籟的聲音,因為這裏各有各的朝聖路,各有各的山水篇,而你是我布達拉的王。。。

讓一個人心中這樣的裝著自己,做了歸人的我知道是多麼的不容易。心弦伴月,再彈一曲。酒中,醉瞭解風當衣,醉了也在你的手心裏!

安心的幸福莫過於三件事:有人信你,有人陪你,有人等你。。。

前世已照面,今生又相逢。我不是溫良可人而肯妥協了的女子,而你卻是儒雅飽學的君王。好在你不計較我貪杯,其實自己何嘗不知活泉沖泡了的蒙頂甘霖,對我而言就是暴殄天物,於你卻是醉挑桃花,落入了一滴滄桑。你說不是每個人都能體味,包括這份善良。。。

現在的我,自不去想還要經歷紅塵多少的劫難才能修得這一世的清淨圓滿,只想把生活過得像草木般簡單寧靜,卻更分明地感知自己的心山青水碧。。。

抱膝,噙夢,只想與你一夕忽老,只想與你喝茶聽雨,惟願你在,惟願我在,惟願沒有那麼多的悲歡交集,只要你在,我便花開如霞,你看得到。

半弦月,一閑琴。送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