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8293517056648bco

夜已經很深了,我獨自坐在洞中,一片寂靜,山洞縫隙中滲出的水滴答的落下來,綻落在石頭上,落得粉碎,四散開來,幻作美麗的水花。洞外一輪圓月高掛,慘澹的照著。風嗚咽的刮著,那株正在盛開的海棠被風吹的在空中亂舞。遠處被雪覆蓋的天山聳立,默默的注視著這裏的風雲變幻,而我――玄冥洞的主人,就這樣靜靜的坐著。
時光飛逝,往事已越千年。千年以來,我長久的住在這裏,苦練修行。今晚,風聲嗚咽、月光慘澹,我獨自坐在這裏,塵封的往事高壓通渠湧上心頭,兩行淒清的淚水掛在臉上,瞬間又被風乾。我靜靜的坐在那裏,目光注視著對面牆上的龍泉劍,許久不曾離開。我記起了師父歸隱雪山閉關之前對我的叮囑“好好修煉,來日方長”。
千年以來,我謹記師父教誨,在這天山絕頂、人跡罕至的地方,每日伴著清風明月,流水潺潺,操練著師父教授的法式。冬去春來,歲月更替,玄冥洞前的那株海棠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我獨自忍受著長久的孤寂,用心的操練著。長久陪伴我的,只有高高聳立的雪山,它像一位悲天憫人的老者,用慈愛的目光默默的注視著我,陪伴著我。
那一夜,我想起了在雪山之巔的那場燦若煙花的偶遇,那個採摘天山雪蓮時誤打誤撞來到玄冥洞前的白衣男子,白皙的面容、清瘦的臉龐、修長的身材,白衣飄飄。當他出現在我面前時,我愕然了,這不是我千百次夢中出現的男子嗎?
儘管我只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可我早已幻化人型,曾無數次跟隨師父闖蕩天山南北、煙雨江南、塞外大漠、東海諸島,嘗遍了人世間人情冷暖,閱遍了那些悲喜交加的愛恨情仇。我的那棵塵封許久的心在怦怦的跳躍著,幻想著有一天,能與我心愛的人兒共度一生。
多少個夜晚,正值妙齡的我孤枕難眠,幾回回夢裏憶起了一位白衣飄飄的男子,白皙的面容、清瘦的臉龐、修長的身材,他是那樣文弱,有時那樣的讓人愛憐。夢中的他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無數次我不能自已,呼喊著撲向他時,每每從夢中驚醒。醒來後,只聽見流水潺潺、風聲嗚咽。
那天,當那個如同千百次出現在我夢中的白衣男子突兀的出現在我面前時,我驚愕了。儘管他衣衫破舊、滿臉滄桑,可是疲倦的眼神掩蓋不了他依稀的清秀面容。當他看見我時,從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他的驚訝。也許他沒有想到,在如此人跡罕至的雪山之頂竟然會有一位妙齡女子,而且是如此的美麗。
經過攀談,我才知道,他住在西湖邊上,與母親相依為命。不料世事無常,母親身患重病,他為救母病遍訪名醫,靈隱寺的方丈告訴他,要只好母病,只有服用天山雪蓮。他為救母病從遙遠的杭州西湖一路尋訪,歷經坎坷,才來到這人跡罕至的玄冥洞前。
其實,他哪里知道,那些醫治百病的天山雪蓮並不在這裏,而在天山絕頂的懸崖陡壁之上、冰漬岩縫之中。當年我只是服侍師父閉關時在師父的洞前見過一次。如今師傅正在閉關,不能有外人打擾,僅憑他的能力根本無法獲取!
然而,看著他救母心切的樣子,我動了惻隱之心,隨手一揚,喚來漫天飛舞的大雪,讓他在玄冥洞中等待,一陣迷霧,他泱泱的倒在我的香閨之中。我趁機飛到了師父閉關的洞前,跪在那裏,苦苦的哀求師父,漫天的大雪覆蓋了我的嬌nu skin 如新弱的身軀,迷離了我哀婉的眼神。一天、兩天……,終於,師父被我的誠意打動,賞賜我了那朵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天山雪蓮!
我千恩萬謝了師父的賞賜,在漫天飛舞的大雪中,飛回了玄冥洞。那個被我用法力迷倒的書生熟睡的是如此的香甜,如此的讓人愛憐。白皙的面容、清瘦的臉龐、修長的身材,與我夢中的分毫不差。
我叫醒了書生,當他看到我手中的雪蓮時,是如此的高興和興奮。然而,他並不知道,這雪蓮是如此的不易,要不是師父的賞賜,外人根本無法拿到!

我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將雪蓮給予了書生,他在千恩萬謝中下山去了,回到他煙雨迷蒙的西子湖畔,去救他那病入膏肓的母親。臨走的時候,我們約定,有機會我們西子湖畔再相見。
……
往事已越千年。千年來,我曾無數次的再去西子湖畔,然而,那個白皙的面容、清瘦的臉龐、修長的身材、白衣飄飄的書生卻從此了無音訊。我曾經發瘋般的四處找尋,從煙雨江南到大漠塞北,卻再也不曾相見!
每每在夜裏,在夢中,我會再次遇見那個書生,然而,夢醒後,依然風聲嗚咽、月光慘澹。洞中的滴水已經水下的那塊岩石滴出了小洞,洞前的海棠開了又謝、謝了又開,而書生依然不在。
今夜,我仍舊坐在這裏,思念的思緒已飛躍萬重千山,依然在等待著奇跡的出現。忽然,在洞外呼呼的風聲中傳來一陣弱弱的敲門聲……